山东曲阜: 政府行政违法,民营企业成“僵尸”-旅游-中部金融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正文

山东曲阜: 政府行政违法,民营企业成“僵尸”

来源:华星网  作者:  2019-08-11 06:35:17

2018年8月10日,山东媒体《齐鲁晚报》以《一张车票用一天,逛遍曲阜》为题,报道称,曲阜市平安旅游观光有限公司(以下称“曲阜平安旅游”)通过景区旅游专线车和曲阜一日游的有机结合,运营车辆实行招手即停、随时上下,实现了一次购票、全天有效、多次乘车、往返接送,直达高铁的专车;2018年9月14日,该报又以《曲阜这家公司员工人人会背<论语>,展示最美一面》为题,对该公司的文化建设及优质服务作了专题报道。
但时隔仅一年,曲阜平安旅游却垮掉了,变成了一家僵尸企业。

到底是什么让一家原本正常经营的企业,最终处境艰难?曲阜市市长彭兆辉答复称:曲阜平安旅游过去沾光大了,交足钱就签合同经营,否则就退出!

曲阜旅游业的一个形象

工商资料显示,2007年,曲阜平安旅游由闫学华等5名股东注册发起,业务是在曲阜“三孔”旅游景点之间运送游客。因为使用的是电动汽车,没有噪音和污染,2007年9月份,曲阜市人民政府以曲政纪(2007)19号《会议纪要》形式,明确了该公司运营线路和服务性质。

新游客服务中心投入使用后,2009年9月份,曲阜市招投标管理办公室对“三孔”景区间的旅游线路运营权进行了招标,曲阜平安旅游取得了运营资格。2011年 3月30日,该公司与负责管理游客服务中心的旅游局直属企业—曲阜孔子旅游集团签订了《电瓶车合作运营合同书》。《合同书》约定:双方合作经营由游客服务中心到曲阜各旅游景区的客运摆渡业务。车辆及所有运营费用由曲阜市平安旅游观光公司承担;票务由双方共同管理;孔子旅游集团代表市财政售票,所有票款先入政府财政账户,月末按平安公司70%、政府30%进行分配。

2014年7月份,曲阜平安旅游进行了改制。有股东73人,员工168名;车辆82部;其中:大型豪华新能源客车70部,普通客车6部,仿古红木“六艺”车6辆。改制以后,客源比较稳定,年营业收入800万元左右,除政府留成近300万元外,企业所得款项,每年交纳税金近100万元。

企业的垮掉

2018年11月26日,曲阜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和曲阜市旅游局委托山东龙德拍卖有限公司,对企业原经营线路(游客集散中心—孔庙—孔府—孔林—游客集散中心)五年期运营权进行了竞价拍卖。参与竞价竞拍的有曲阜市方兴城市建设集团、曲阜城乡客运公交公司(注:以上两个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和曲阜市平安旅游观光有限公司3家企业。经过321次的加价竞标,交运集团曲阜公交公司和曲阜市平安旅游观光有限公司同时以每年交纳1310万元中标,由于平安旅游公司享受原经营单位优先的权利,最后中标。

当问及为什么非要跟标这么高时,曲阜平安旅游董事长闫学华是这样回答的:如果不跟标,员工就要下岗,近7000万元的投资就会打水漂,企业就要破产。

但最终,曲阜平安旅游因标的数额较大,没能按时交齐当年上述费用,被取消了再次参与竞标资格。因失去了所有业务,为此,曲阜市平安旅游就直接成为了僵尸企业。

4591df5b9b90468eaab82b189f08b804.jpg

曲阜政府行政违法

《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同一客运班线有三个以上申请人的,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应当采取招标投标方式实施客运班线经营许可,不得以有偿使用或者竞价的方式确定经营者”。 根据上述法律精神,于竞拍后的第三天,曲阜平安旅游的律师以《律师函》的方式,分别致函曲阜市政府、国有资产管理局、旅游局和山东龙德拍卖有限公司,指出其竞拍的法律依据不当,涉嫌违法。但至今,没有一个单位和个人对此作出解释。

2018年12月3日上午,闫学华到曲阜市市长办公室,向市长彭兆辉当面汇报,后者的答复既严肃又干脆:你们过去沾光大了!交足钱就签合同经营,否则就退出!

曲阜平安旅游股东和员工到曲阜市委、市政府寻求帮助,负责接待的是曲阜市委政法委主要负责人。曲阜平安旅游员工提出政府不应该如此竞价拍卖,但如果本公司竞不到标,企业就要破产,员工就要下岗时,政法委上述负责人回应称,每天都有开业的;天天都有破产的,“搞企业、这很正常”。

对曲阜平安旅游《律师函》和员工上访提出的问题,曲阜市政府个别领导根本就没当回事儿!2019年1月17日,上述部门和单位,以同样的方式再次开标,一个企业以每年1250万元的竞拍价格,夺得该线路五年期运营权。

多名知情者认为,在旅游线路竞价拍卖这个问题上,曲阜市政府个别领导,作风是霸道的;决策是草率的;对平安旅游公司这个民营企业,是不公平、也是不负责任的。

为解决民营企业的困难,2018年12月24日,国务院召开了常务会议。会议文件指出:“涉企重要政策制定要听取企业意见并合理设置过渡期。按照中性原则,在招投标、用地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和大中小企业一视同仁。对民间投资进入资源开发、交通、市政等领域,除另有规定外,一律取消最低注册资本、股比结构等限制”。 而此番竞拍关系到曲阜平安旅游的生死存亡,关系到公司168名员工的饭碗。曲阜平安旅游负责人介绍,该公司除接到竞价竞拍通知外,自线路拍卖前到现在,相关部门竞没有一个人出面与其沟通。

为维护企业的权益,曲阜平安旅游拿起了法律武器。2019年6月28日,山东省泗水县人民法院(2019)鲁0831行初4号《行政判决书》判定:“确认被告曲阜市国有资产管理局、被告曲阜市文化和旅游局对曲阜市三孔景区(曲阜市游客集散中心—孔庙—孔府—孔林—曲阜市游客集散中心)旅游接驳线路五年期运营权进行招投标的行政行为违法”。

官司打赢了,但闫学华捧着《判决书》,却欲哭无泪。他说,现在业务被剥夺了,公司12年近5000万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怎么办?3000多万元的贷款和借款怎么办?他不停地问:公司有23个股东为了公司贷款,将自家的《不动产证》押给了银行,其贷款和借款拿什么还?他们将来到哪里去居住?

编辑:fuji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