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一本万利的矿业公司回村当村官 带领村民奔小康

2018-10-11 14:13:00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陈俊实习生李亚辉

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三峡九凤谷景区天天爆满,各地游客纷纷自驾来这里欣赏山水美景,体验玻璃栈道。50岁的刘大卫几乎没有休息,作为景区所在地宜都市五眼泉镇弭水桥村总支书记,景区热闹村民生意红火,是他最大的心愿。

4年前,刘大卫可是另一个身份,那时他经营几家矿业公司,最高营业额近亿元,是弭水桥很多人心目中成功的企业家、有钱的矿老板。但镇里和村里希望他能回来挑起重担,改变家乡的贫瘠和落后。2014年,刘大卫毅然回到弭水桥当村官。

几年来,他带领村民种植千亩紫薇园,引进三川旅游公司打造九凤谷景区。如今,曾经贫困的弭水桥村先后荣获湖北省旅游名村、湖北省绿色示范乡村、宜昌市文明村等荣誉。

经全省各地各部门层层推荐,省委宣传部组织评审,刘大卫当选为2018年9月荆楚楷模月度人物

杂草荒芜之地变景区

十一长假前夕,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弭水桥村,这里位于宜都市西部,山峦起伏,河流纵横,形成许多天然秀丽的峡谷景致。

九凤谷景区繁花似锦,千亩紫薇在阳光下美不胜收。刘大卫指着路边的花海说,4年前我回来时,这条路坑洼不平,村民进出都不方便,现在不但路修宽了,路边的景色也美了。一路上不断有农家乐经营户和景区工作人员跟他打招呼,许多景区工作人员原本是村民,现在家门口就业,每月有工资,还能照顾家。

九凤谷位于村子最深处,因地质构造特别,产生错位的断层,悬崖峭壁对峙,雄奇壮观。陡岩、钟乳石、瀑布、深潭神秘莫测,最大的瀑布落差在20米左右,水似银链从山顶倾泻而下。望着眼前的栈道和一潭清泉,刘大卫感慨说,他刚回来时,这里还处于原始状态,连路都没有,几乎就是一座荒山,为了打造旅游景区,他带人去瀑布上游查看地形,徒手攀爬崖壁,满山的青苔、荆棘,一天下来衣服被划成条条,但一路美景却迅速在“朋友圈”刷爆。

当时正好有绿化企业在村里考察建紫薇园,刘大卫主动提出这里可以打造旅游,双方一拍即合。协议确定后,2014年 10月动工,到2015年6月就开业,“这个速度简直不可想象。”

停车场里,满载游客的旅游大巴车穿梭来往,看着游客们驻足拍照,刘大卫笑着说,现在每天数千游客,门票收入村里可分成,下一步计划扩大景区规模打造更多好看好玩的设施。

矿老板返乡当村官

刘大卫的童年记忆里,弭水桥村交通闭塞、贫穷落后,白米饭都吃不了几顿。

1987年,刘大卫入伍参军。三年后,他退伍,留在繁华的广州打拼,从保安干起,逐步做起建筑工程、娱乐行业的生意,多元发展。2004年有了女儿后,他放弃沿海生意,回老家宜都组建龙腾矿业有限公司,做起煤炭贸易。

他常说,“是党教育培养了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在外地打拼时,只要一回宜都,他必定要补交上党费;回到宜都后,社区每次的组织生活他都积极参加。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发生后,他多方动员身边的生意朋友,积极为灾区慷慨解囊;职工中,谁家里有困难,他都热心帮助。生意越做越大,高峰时期他的企业每年营业额近亿元,成了远近闻名的矿老板。

2014年,他收到家乡的热情呼唤。镇党委在考察总支书人选时,党员们纷纷建议:“把刘大卫请回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说服妻子,毅然交出公司管理权,脱产回乡。全村党员、全体村民以全票表达对他的信任和期盼。

他接手时是个烂摊子

常年在外,对村里的情况只是耳闻,走马上任的一刻,他才知道艰辛。

那时,村集体没有一分钱收入,还欠着13.7万元外债;村委会年久失修,6间破房子、1台旧电脑、十几把烂椅子,一到下雨房顶就漏;村里没有一座桥,村民外出只能趟水过河,要么多绕几里路;更为严重的是,发展没门路、干部没信心、群众怨言多,甚至有村民把村委会牌子扛到镇里,称“反正村委会是个摆设,干脆把牌子还给镇里。”

怎么办?一番思索,刘大卫定下“四招”:抓干部、搞公开、大走访、办实事。他要求村干部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必须半小时内赶到现场,现场能解决的马上解决,不能解决的,说明情况。村干部的作风立马转变。

“聂河一条街的馆子都是他们几个人吃了的。”这是群众强烈反映的招待费问题。他定下铁规:所有村干部不得吃公家一餐饭,村级财务中不得有一分钱招待费,干部工作用餐一律AA制,村级财务收支情况每月定时向全体村民公开。

道路坑洼不平,他自掏腰包,拖来碎石,干部全员上阵修补;三组聂家榜几户村民外出劳作没有一座桥,他从朋友处募捐4.6万元,在丑溪河上架起了第一座桥,被村民取名“连心桥”;饮水不安全,他请来市供水公司现场办公,多方争取,解决了685户安全用水;沿河垃圾乱倒严重,他组织全村党员干部轮流排班,义务捡拾垃圾一年……

自发加入其中的群众越来越多,非议越来越少,全村凝聚力越来越强。

紧盯生态做旅游

2014年,有老板来考察种苗木,本来没确定,刘大卫直奔过去,当场谈妥。回来后,他连夜召开村民大会征求意见,打消质疑后村民们纷纷同意拿出自家的地。当年共栽下紫薇苗13万多棵,获得补偿款70多万元,看到栽树的村民数钞票,一部分没参加的后悔起来,“刘书记,再有好事,一定要叫上我。”

九凤谷景区的开业不仅让拥有山林资源的村民坐拥收益,而且带来旅游经济的蹿升。2017年,三峡九凤谷升级为国家4A级景区,年旅游人数突破20万人次,吸纳250多人就业,各种农副产品不仅走上餐桌,而且带出大山,仅此一项就给村民带来人均4000元的年纯收入增长,村集体凭门票收益分成一年就达50万元。

四年间,不仅村委会全新修建,还在丑溪河上架桥7座,修建村级路30余公里,增设变电站4座,村集体连续两年在镇综合考评中名列第一,村党总支连续三年被评为五星级党组织,并先后荣获湖北省旅游名村,湖北省绿色示范乡村、宜昌市文明村等荣誉。

但刘大卫没有满足于此,他紧盯旅游经济要做大文章。目前,外地客商投资500万元的火龙果采摘园、投资500万元的葡萄采摘园已完成土地流转,正在建设;投资兴建丑溪民俗体验馆,并将村民生产工具用房改建成门面房,让贫困户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1000亩标准茶叶采摘园、500亩精品柑橘采摘园列入规划。未来,他将目标锁定:年村集体经济收入突破100万元,实现村民医保村委代缴,推动乡村振兴,争创全国文明村。

热点排行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