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中盛生态产业公司法人陈旺明多头骗补上千万元 谁是后台?-行业-中部金融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正文

北海中盛生态产业公司法人陈旺明多头骗补上千万元 谁是后台?

来源:  作者:  2019-12-02 11:24:22

  北海中盛生态产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旺明,注册资金:1000万元,地址:北海市北海大道16号海富大厦二十一层E号,经营范围:农业开发;农业生态旅游观光(不含旅行社);蔬菜加工保鲜;农产品、海产品销售、配送等。

  广西中盛公司涉农骗补:投资300多万 申领补贴超千万

  中国经济网 2019-11-05 08:56:04

  来源:瞭望

  投资300多万,却申领补贴1270多万...这种“生意”暴露了政府部门的一个大漏洞

  投资不到400万元,却申领不同部门补贴1270多万元……个别公司“多头申报”骗取的涉农补贴甚至远远大于自身投资伊川县交通运输执法局副局长金旭超。

  为确保项目在地方落地,少数地方干部认为“涉农补贴是国家的钱,不花白不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使知道企业“先天发育不足”,也“硬着头皮”补贴项目。

  文 农冠斌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原文刊于《瞭望》2019年第44期,标题为《涉农骗补“生意经”》。

  一间冷库换上不同“外衣”,分别在多个部门骗取涉农补贴;一家破落的农资店,“变身”为现代化大仓库申领补贴;“纸上画饼”虚构材料,却能通过层层审批获得数百万元农业补贴……日前,广西查获多起骗取涉农补贴案件。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近年来,中央不断加大乡村振兴和农业产业投入,各地也都高度重视涉农资金安全与风险防控,但由于各部门补贴项目信息不共享、部分审批权未得到有效监督等,少数地方一些“瞄准”政策漏洞的骗补行为多有发生,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1

  一个项目不同部门骗补上千万元

  北海中盛生态产业有限公司(简称中盛公司)号称是一家现代化农业高科技企业。近年来,为推动农业产业化发展,地方政府对涉农重点项目进行补贴,中盛公司申报了一些项目。但广西北海市相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家企业申报材料中,多个项目的冷库竟位于同一地点。办案人员顺藤摸瓜,一起多头骗补的案件浮出水面。

  2011年,中盛公司得知广西即将开展“南菜北运”农产品现代流通综合试点项目申报,但公司的许多条件都达不到要求,便组建起专门的“申报团队”。

  “南菜北运”农产品现代流通综合试点项目对产地农产品经营企业有以下要求:注册资本300万元以上;以鲜活农产品产销为主要业务;果菜年销售5万吨以上;在广西自有或者合作拥有1000亩以上种植基地;在销地具有稳定销售网点。

  而中盛公司基本上没有销售果菜的业务,在北方也没有稳定的销售网点。这家公司通过伪造公司购销合同总量、销地的销售网点等文件,摇身一变成为“实力强劲”的企业。最终,包括冷库库容等要素在内都无法达到项目要求,但通过材料造假,该企业仍获得970多万元补贴。

  “同一项目,还被冠以不同项目名称,多渠道多头申报涉农补贴。”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同样的建设项目,这家企业又略加“包装”后,向发改部门申报“农产品冷链物流项目”国家专项补助,获得200多万元;此后,企业相继申报“农业产业化重点企业标准化基地建设项目”“农业产业化重点企业农产品加工配送项目”国家专项补助,骗补上百万元。

  办案人员介绍,调查中,多个职能部门表示并不知道该企业已在其他部门获得补贴。最终这家仅开展少量“南菜北运”业务的企业,由于亏损严重,已建成的冷库、集散区设施、信息追溯设施已出租或闲置,市内销售门店已关闭。

  记者调查了解到,“多头申报”骗取涉农补贴现象并不鲜见,个别企业骗取的涉农补贴甚至远远大于自身投资额。中盛公司在完成项目投资380多万元和投入17万多元改造资金后,前后申领了不同部门共计1270多万元的补贴。

  另一案例中,西部某沿海城市一名“十佳优秀企业家”,顺着街头电线杆上的小广告,找人伪造十余枚公章和大量假发票,凭空虚造出上千万的投资额,向多个部门骗取涉农补贴900多万元。

  少数企业以“纸上画饼”方式虚构材料骗补,国家涉农资金大量流失。西南某县一家重点农业企业,花20多万元将一间破落的农资店维修改造后,摇身一变成了“现代化”大仓库,然后申报“万村千乡市场工程”专项补助资金,共骗取补贴350多万元。

  2

  “低级骗补”背后的制度漏洞

  采访中,广西一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多起案件中,骗取涉农补贴的手法并不高明,只需稍加留意即可察觉出“猫腻”,却能通过层层审批,折射出部分领域仍存漏洞。

  一是涉农补贴存在信息割裂现象。办案人员介绍,涉农补贴资金分散,种类繁多,很多补贴项目不公开、不透明,部门之间的项目库信息相互隔绝割裂,一些补贴信息不共享,难以得到有效监督。有的不法分子瞄准空子,同一项目稍加“包装”后,就可到多部门申报补贴,重复获得财政补助。

  二是部分涉农项目与市场发育程度存在落差。部分农业企业人士透露,有的地方市场发育程度不足,达不到补贴项目要求的门槛,若严格监管,很可能导致项目无人认领。少数基层干部和企业认为“涉农补贴是国家的钱,不花白不花”,为确保项目在地方上落地,一些地方干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使知道企业先天发育不足,也“硬着头皮”补贴项目。

  三是部分把关人权力不受制约、不作为现象明显。办案人员调查发现,骗补企业造假手段粗劣,有的连银行进账单和税务局的发票都是伪造的,稍加核查便无所遁形。但个别验收把关人被收买,内外勾结;有的把关人则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和不作为的心态,疏于把关,检查验收流于形式。此外,涉案部门还往往“重分配、轻监督;重拨付、轻实效”,致使巨额涉农资金流失。

  3

  破除涉农补贴“条块”割裂

  多名业内人士认为,涉农补贴是培育农业产业的重要举措,是助推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但一些骗补行为如果长期得不到查处,容易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他们建议采取多重举措堵塞漏洞,规范相关行为。

  首先,打破部门壁垒建立涉农补贴项目信息化平台。

  复旦大学廉政与反腐败研究中心主任李辉认为,各涉农补贴部门宜强化联动,打破现有涉农补贴模式,搭建涉农补贴项目信息共享平台,实现信息共享,全面掌握企业运用和已享受项目补贴情况,实现动态监管。对项目申报资料中存在的疑点和问题全力核实,防止个别企业变造、伪造项目资料,多头申报骗取政府补助资金。

  其次,完善涉农项目审批权力的监督与制约。

  “涉农补贴项目中,审批人员权力监督是关键。”李辉认为,在很多骗补行为中,都发现公职人员参与合谋的情况,“要从根源上解决涉农补贴安全问题,就应不断对审批权力强化监督制约,将审批权亮出来,接受公众监督,才能形成有效制约机制。”

  他建议,涉农补贴主管部门严格推行资金公示制度,对涉农项目的实施和变动情况主动向群众通报,发挥社会监督作用,建立健全涉农资金的追踪问责制度,对发现的问题依法严肃处理。

  采访中,广西北海市纪委相关办案人员认为,下一步要强化对涉农补贴资金使用、项目建设等诸多环节“事前、事中和事后”的全面管理和监督,确保“资金流到哪里,监督就跟到哪里”。

  另外,一些农业企业人士表示,如果涉农补贴有效发挥作用,往往能助推农业企业产业化发展,但若门槛过高,很容易脱离实际,“涉农补贴项目实施过程中,各部门应吃透产业政策,科学评估市场发育状况,全方位调研论证,严把项目审批关,确保涉农资金用于最需要的企业。”

编辑:muz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