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浏阳市付伟林一伙黑恶势力非法放高利贷套路贷犯罪事实-中部金融-中部金融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部金融>正文

湖南浏阳市付伟林一伙黑恶势力非法放高利贷套路贷犯罪事实

来源:天涯  作者:  2019-10-11 12:31:54

  本文转自天涯:付伟林一伙黑恶势力利用“套路”诱使借款人陷入无力偿还境地后,采用暴力、威胁、滋扰、虚假诉讼等手段追讨债务,这种“文戏演完上武戏”、暴力与软暴力交织使用的方式,严重干扰借款人及其亲属的正常工作、生活,以达到非法占有借款人财产的目的。

  2013年4月间有付伟林为首邓洪勇、胡汉梓等一伙采取非法放高利贷套路贷手段,诱使我购买一家花炮厂,再以该厂资源去争取银行贷款,他们一伙合计先帮我拿出购厂资金在购厂协议签订后,就迟迟不帮我争取贷款,直到购厂四个月后才开始在银行办理贷款,从2013年5月1日购厂起到12月止共贷款四家银行,共计1280万元,等贷款到位后,该厂也被他们一伙变卖了,贷款也全被他们瓜分了,弄得我一家至今都还背了一千多万元贷款,一家人全部被纳入黑名单。该诈骗团伙在浏阳市公然藐视法律,利用其关系勾结银行家,专放高利贷,诱导我进入了他的圈套。

  我是原浏阳市湘泉出口花炮厂(该厂已退出行业)业主黄均万,(电话;13648541078)住湖南省浏阳市文家市镇玉泉村井泉片黄家组321号。

  事情是这样的;在2013年初付伟林一伙得知我湘泉厂在内蒙等几家内销公司的经营状况不好导致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加之他同伙办了一家名为“中小企业服务公司”是专门一家针对花炮企业操作贷款和放利贷的“打着服务企业的牌子,在全市范围内到处寻找困难企业,勾结银行,贿赂个别领导采取做虚假资料私刻公章来骗取银行贷款,在同年四月份,有付伟林为首,多次找我说我湘泉厂资金周转困难,订单又多,他帮我去寻找一下再买一家花炮厂做贷款,现在银行贷款好做,一家企业至少能贷到四家银行,只要把手续变更,最多十天就可贷到款,当时我说我又没钱,他说只要我有意向,钱的事他们帮我想办法,同时邓洪勇等都找了我说了这事,尔后经他一伙劝说,我也就答应了,于是就在4月25日付伟林跟我说他们青草有一家花炮厂会卖,老板是黎茂荣,厂子他们几个人都去看了还可以,并且没到银行贷过款,于是我在4月29号去了青草荣华出口花炮厂看了一下并找到了黎老板,经协商银行报价格谈了一下黎老板要价不能少于682万元,在次日我把厂情况向付伟林一伙汇报了,他们都说很好,赶快把厂买下来,他们都会帮我拿钱出来,并要我通知老板来把合同签了,结果在5月1日,按付伟林的意思,我就通知了黎老板,还请了枨冲镇领导及安监站柳站长、派出所所长和邓洪勇等共18人,在浏阳湘东食府饭店安排了两桌,经共同协商,就把该厂定价682万元买下来,在本日下午就把合同写好并商定分三次付款(有合同附件)因我当时没有资金由付伟林决定,第一次付款由邓洪勇拿出180万元,其中150万元作为第一次购厂定金,留30万作办理过户手续费用,利息前4个月每月10.8万元按6分计算,以后按9分计算,每月付利息16.2万元,第二次付款为5月15日,由付伟林拿出150万元,利息每月22.5万元按0.15元计算,第三次付款时间为7月15日,由孙年拿250万元,自己拿出32万元,孙年250万元利息每月37.5万按0.15元计算(以下三人清息情况附有清单),留100万元在年底支付,购厂合同签订时付伟林作为在主持人签了字。

  在购买荣华厂后,我就开始按合同付款并着手办理变更有关手续,在签好转让合同后十天时间我就把手续办好了,把法人变更为我儿子黄波,但在所有手续办好和按合同付款后,付伟林一伙借故迟迟不帮我办理银行贷款,直到9月份,我已支付利息十分困难时,他们一伙又设法要我把厂子卖掉一半股份给胡汉梓,于是9月6日我又跟胡汉梓签订合伙协议(有附件),其合伙资金转为借支付他们一伙的利息借条,银行在10月份才办理民生银行贷款180万元,第二家是兴业银行贷款300万元,第三家是中信银行400万元,第四家是招商银行400万元,所有银行贷款下来后,我自己没有拿一分钱,到此时我一共支付了邓洪勇利息131.8万元,陈希拉30万元,胡汉梓15万元,一共支付了他们一伙利息526.6万元,还在购买厂子和操作贷款时开支了60多万元,在这时候我是无能为力了,贷款下来了钱还欠胡汉梓20多万元借款,于是付伟林又要胡汉梓要我还钱,没钱还就把厂子全部转让过来,当时我是被逼无奈,于是在2014年元月12日,经付伟林、等一伙将荣华厂全部转让给胡汉梓,价格在原价上减少100万元作价582万元,由中小企业服务公司的会计刘良根起草产权转让合同,胡汉梓将本人原借款100万元的借条两张,退还给我,就这样,我被弄得厂子没了,还背上了贷款一千多万元。

  付伟林为首的一伙在2011年-2014年间,专门从事非法放高利贷、套路贷的违法行为,大量招收徒弟如陈希拉、罗德智、等十几个成为一个黑帮,如有谁没有按时清息和还款,就会给于殴打或非法拘禁,如本人在2013年10月11日没按时清息,在晚上8点左右,把我叫到天马大桥桥下河边上组织陈希拉、罗德智等十几个人围攻我,要我立即付利息,不然就把我丢到河里去,经过一个多小时求情后又打电话唐文昭帮忙求情,等唐文昭赶来说保证第二天给钱他才放我回家,还有在2012年冬唐文昭因欠了付伟林的钱逼着老唐要还钱,因老唐当时没钱,付伟林就带着陈希拉、罗德智等几个人在唐文昭家门口将老唐一顿毒打,打得老唐遍体是伤,付伟林一伙到处非法放贷,获取暴利几千万元,并且手段残忍,性质恶劣,拉帮结派,勾结和贿赂个别领导,只要谁跟他不对路或欠了他的债,就会通知徒弟及黑匪进行刁难,对这种黑恶势力,恳请上级领导迅速进行调查取证,给予合理公正的法律制裁,尽快赔偿给我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我的一家现在正处于在生死边缘线上,望上级领导实事求是,公证执法救救我的一家,使我一家人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综上所述,该诈骗团伙在浏阳市公然藐视法律,利用其关系勾结银行家,专放高利贷,诱导我进入了他的圈套。因为市政相关单位公安单位银行都有人的关系网,我将这案情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很久了,但至今无半点处理结果,在党中,国务院深入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际,本人真诚希望上级领导能够迅速依法打击该团伙,对充当他人保护伞者的失职、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净化社会风气,还我一个公道!

编辑:muz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