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朱米”在莆田投资遭灭顶之灾,谁来保护李国坤的合法权益?-商业-中部金融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业>正文

“卡朱米”在莆田投资遭灭顶之灾,谁来保护李国坤的合法权益?

来源:海峡财经  作者:  2021-08-24 15:45:38

    曾经,李国坤是爱国爱港、意气风发的成功港商;如今,虽然他仍心系祖国发展,但是已饱受诉累。曾经,“卡朱米”作为中国名牌、中国驰名商标、香港Q唛优质产品,“神八”唯一搭载的羽绒服品牌,登上太空、光耀九州;如今,“卡朱米”已然步履蹒跚、举步维艰。

      劫难,源自于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一次赴港招商后的“出尔反尔”,在这一次被最高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为典型案例的行政案件“教科书式违法”后,李国坤和他创立的“卡朱米”走向了深渊,如今,这位爱国爱港的商人以及曾经辉煌的本土品牌,只能寄希望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2005年,莆田市人民政府赴香港招商引资。彼时,已经在莆田涵江投资福建汇达时装有限公司的港商李国坤意气风发,他看到了自己在发展旗下另一时装品牌“卡朱米”的同时,能够报效祖国,回馈家乡的机会。他一直渴望在汇达时装有限公司深耕羽绒服市场的同时,能够依靠“卡朱米”品牌效应拓宽产品线。于是,双方一拍即合,李国坤决定继续投资莆田,而莆田市也将“卡朱米”作为重点招商项目。

      这样的合作原本可以有一个双赢的结局,但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次合作,莆田市荔城区政府背上了对待投资商“显失公平”、行政违法的名声;而对李国坤和“卡朱米”来说,无异于一场灭顶之灾。

      莆田市荔城区“出尔反尔” ——为建商业住宅,提前47年强行收回土地

      2005年,李国坤的福建卡朱米时装有限公司(下称“卡朱米”)与莆田市荔城区政府签订70亩的《建设项目预约用地协议书》。2005年12月,荔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按照预约用地协议书的标准,先后向卡朱米公司收取了65.495亩地价款,莆田市政府批准于2007年底在荔城区西天尾镇征得57.39亩土地,并由莆田市国土资源局荔城分局与“卡朱米”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合同规定“土地使用权为50年”,而未办证的8.1亩土地政府同意“卡朱米”使用并承诺今后会补齐使用权证。2008年元旦,“卡朱米”公司正式动工,拟建设9栋大楼的经济总部,计划生产销售“卡朱米”系列时尚女装。

      上图:2013年起,“卡朱米”厂房就被附近因磐龙山庄征迁项目拆成残垣断壁的村居所包围,无法进行正常的生产。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周边所有的拆迁户,都得到先安置和充分补偿后搬迁的优惠政策。

      就在“卡朱米”工厂第一期投产两年多后的2010年8月10日,李国坤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荔城区西天尾镇政府和荔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联合发出《关于福建卡朱米时装有限公司停止项目建设的通知》。这份通知称,西天尾镇被列为全省21个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建设之一,磐龙山庄项目作为小城镇重点项目之一,对加快西天尾镇小城镇建设步伐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正在建设的“卡朱米”工厂位于磐龙山庄片区的规划范围内,不符合该片区规划功能布局,会影响磐龙山庄项目的有效实施,正式通知“卡朱米”公司停止建设,实施搬迁,请该公司主动配合。荔城区政府还出具会议纪要,承诺对于“卡朱米”工厂搬迁,会充分补偿到位。

      2013年荔城区启动磐龙山庄范围內征地大拆迁,卡朱米工厂周边4个村居,600多户村民轰轰烈烈的大拆迁,村民都按【莆政综〔2011〕18号】《莆田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城区工业企业搬迁的意见》标准得到先安置和充分补偿后搬迁的优惠政策,唯独卡朱米被排除在外,村居拆迁后卡朱米被废墟包围。无法正常生产。

      “不管是政府,还是商人,都应该是讲法治、重诚信的。所谓讲法治,就是尊重法律和程序,所谓诚信,就是尊重契约和承诺。在这次收回土地使用权的过程中,荔城区政府既没有尊重我们之间的契约,也没有按照征地固有的程序,简直是欺人太甚!”李国坤表示。

      李国坤多次申诉——认为征地违法, 缺少必要程序

      在收到配合搬迁的通知后,李国坤一直很疑惑,为什么土地使用权是自己的,荔城区政府仅凭一个会议纪要,西天尾镇政府和荔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仅凭一纸文件,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这块土地“安排得明明白白”。“征地都是那么随意的吗?都可以不征求、甚至不通知土地的使用权人,单方面作出决定后再迫使土地的使用权人无条件接受吗?白纸黑字的协议在此,所以强调法治和诚信的政府又是怎样履行自己承诺的呢?”

      在咨询过相关政策和律师后,李国坤认为这一次征迁是非法的。李国坤向记者表示,根据“卡朱米”与莆田市荔城区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和相关法律规定,土地使用年限未到期,政府是不能收回所出让地块的。建设商业住宅区项目磐龙山庄,是否真的如政府的通知中所说符合公共利益需要,需通过法律程序对项目的规划情况进行论证。虽然自己多次向政府申诉,提出能否由政府提供相关依据来佐证开发建设磐龙山庄确实符合公共利益需要,而非为了政府收入或者为开发商背书,但政府始终含糊其辞,没有提出相应的“证据”,只是一笔带过,用公共利益来搪塞违反协议、违法征地的事实。


上图:“卡朱米”已被商业楼盘包围。

      由于长期以来无法继续建设、正常生产的“卡朱米”已经陷入绝境,无奈之下, 2017年1月22日,“卡朱米”与荔城区政府正式签订《企业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这份被各级法院认定是“显失公平”协议的签订,实属“卡朱米”的无奈之举。

      “卡朱米”疑遭不公正待遇——拆迁补偿天壤之别,诉讼期间遭遇强拆

      既然认为拆迁是非法的,那为何“卡朱米”又要签订《企业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呢?李国坤向记者解释,由于政府提前收回用于建设的土地,将“卡朱米”的品牌战略全部打乱,也因此失去了研发和生产基地,企业运营和发展受到很大影响,难以正常投入生产,全国各地的专卖店因此关了很多家,企业投入的巨额资金无法回收。在通知停止建设后迟迟不处理搬迁补偿事宜,给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和资金周转都造成极大干扰,直到2017年“卡朱米”迫于无奈不得不与荔城区政府签订《企业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仅获得政府部门的补偿5400万元。“出于对生产流动资金的需求,我们不得不签订这样显失公平的补偿协议,属于企业的一个求生选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5400万元的补偿金额是完全不合理的。”

      这5400万元的补偿也未如“卡朱米”所愿用于生产经营,荔城区又以金融防控为由指示银行提前收贷,划走全部补偿款,彻底断了生产资金链。由此引起关联企业福建汇达公司和李国坤私人住宅也受到影响直至被银行低价拍卖,一个诚信的企业家因工厂被强拆落此悲惨境地,也在莆田当地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

      一旦签订了补偿协议,“卡朱米”可以就协议中的不公平条款提起诉讼。但令李国坤始料未及的是,2017年5月21日,就在“补偿协议案”还在诉讼期间,“卡朱米”的厂房被荔城区政府强制拆除。“在全面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下荔城区无视法律的行为真是不可思议。”李国坤气愤地表示。

图:2017年5月21日“卡朱米”工厂强拆现场。

图:2017年5月21日“卡朱米”工厂强拆现场。

      “荔城区将无法无天和强权剥夺发挥到了极致!”李国坤气愤地说。

      “法院尚未判定协议的合法性,而根据法律规定只有签订协议才能实施征迁,所以在诉讼中政府实施的强拆行为当然属于违法。”李国坤补充说,“说无理,是因为5400万元的补偿标准属于无稽之谈,和政府制定的补偿标准来比,这次补偿根本未按照2011年出台的《莆田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城区工业企业搬迁的意见》(莆政综〔2011〕18号)规定,按现行的住宅地价基数计算征迁补贴额实施;和‘卡朱米’公司律师团队的评估比,补偿金额远远不及;和同期拆迁的同地段企业比,补偿金额也天差地别。”

      记者发现,《莆田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城区工业企业搬迁的意见》的第四条第一款确实有规定:“在给予企业第三条第(一)、(二)、(三)、(四)点补偿数额的基础上,以所在地段现行住宅基准地价(2.0容积率)的2.0倍金额扣除上述第三条第(一)、(二)、(三)点补偿总额的差额为基数,给予60%的补贴……”,如今,卡朱米工厂相邻地块拍卖价每亩高达1500万元/亩,拍卖标定地价600万元/亩。以莆田市政府18号文件:按现行的住宅基准地价为基数计算企业征迁补贴额。这是造成荔城区政府和“卡朱米”对于拆迁补偿金额的最大分歧所在。“我们只要求按照市政府发布的补偿规定进行补偿,这很难吗?很过分吗?”李国坤质疑道。卡朱米为了得到同等待遇,自市政府2011年颁布18号《企业征迁补偿标准》至2017年足足拖了六年。

      根据“卡朱米”律师团队的计算,按照补偿文件标准赔偿征迁补偿款、赔偿强行拆迁搬走的468台机器设备和服装、赔偿停产停业损失、广告、银行贷款利息损失、投资利息损失等合计4.65亿元。“这些实实在在的损失,和5400万元的补偿也相差巨大。”

      李国坤还表示,同一城区、地段相当的泰盛公司仅征迁补贴额就是2.2亿元,这样厚此薄彼的政策和做法是否公平合理?“是否存在看我们是港商比较好欺负就采取了差异化对待的策略?”李国坤无奈地表示。

      法院判定莆田市荔城区政府违法——最高法作为典型案例,福建省高院定性为“显失公平”

      在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后,经历了宁德市中院一审,福建省高院二审,和最高院再审后,2019年6月28日,该案尘埃落定,李国坤终于等到了公正的判决结果。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首先,荔城区政府未提供其实施行政征收行为的证据材料;其次,“卡朱米”与荔城区签订的《企业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荔城区政府又在案件诉讼期间实施强拆。因此,“撤销被告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与“卡朱米”签订的《企业征迁补偿安置协议书》。”

      至此,荔城区征地行为行政违法已盖棺定论。但是,关于此案的思辨与探讨远未结束。2021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一批行政协议典型案例,“卡朱米”公司诉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请求撤销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案作为第一批案件中的第一例,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2021年7月,福建法院发布第五批参考性案例,将本案作为第13号案件,其中的关键词就包含了“显失公平”。

      本以为这样的判决能够让卡朱米得到应有的赔偿,但是卡朱米得到的却是荔城区政府一纸《不予赔偿决定书》和更为疯狂的“报复”。

      行政胜诉却无法获得相应赔偿——“卡朱米”收到《不予赔偿决定书》,土地证、房产证均被荔城区政府注销

      因为征收行为已经实施完毕,因此荔城区政府的违法行为已经既成事实,漫长的诉讼使卡朱米公司损失继续扩大,恢复生产遥遥无期。虽然与荔城区政府的行政协议被法院认定不公平而撤销,但“卡朱米”认为并没有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公平”,行政协议被法院判决撤销后卡朱米公司寻求赔偿之路也被封死。荔城区政府对卡朱米公司多次申请补偿、赔偿的要求置之不理,直至出具《不予赔偿决定书》,无奈之下卡朱米公司只能再次寄希望于司法,2019年8月卡朱米公司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荔城区政府按照补偿文件标准赔偿征迁补偿款、赔偿强行拆迁搬走的468台机器设备和服装、赔偿停产停业损失、银行贷款利息损失、广告、投资利息损失等合计4.65亿元。

      2020年3月19日,荔城区政府作出注销“卡朱米”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房屋所有权证的决定。李国坤对此很不解:“因为补偿协议被撤销了,因此可以视之为‘卡朱米’根本未和荔城区签订过征迁补偿协议,那就是从法律意义上,征迁行为并未完成,那荔城区凭哪一条法律注销‘卡朱米’的土地证和房产证?这是明目张胆的地方违法行为。在拆迁被法院判违法之后,荔城区政府根本没有引以为戒,反而在违法的路上越走越远,妄图让我丧失后期维权的依据。”

      行政赔偿案件一审结案—— “卡朱米”提出上诉,期待公平正义

      “卡朱米”提起行政赔偿诉讼,2020年9月,宁德市中院出具的一审判决书,却让李国坤完全看不懂了。李国坤告诉记者,一审判决除了补上原行政协议遗漏的少部分项目补偿款外,竟然完全按照原先已被判决撤销的行政协议进行赔偿。既然由宁德中院、福建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历时两年审理才判决撤销的不公平行政协议,为什么一审法院又再次援用已被撤销行政协议的相关内容?“这不是辛辛苦苦忙了两年,一朝又被打回到了原点!我们实体企业经不起折腾!”李国坤表示。

      “卡朱米”显然不能接受一审法院的判决,又上诉至福建省高院,李国坤认为原行政协议的补偿是否公平就从两个简单的事实就能看出。首先,政府收了“卡朱米”65.495亩地价款,却只颁发了57.39亩的土地使用权证,其中8.1亩的地价款政府并未退回给“卡朱米”,而是承诺为“卡朱米”后补办理相关权证。但这样的承诺至今也未兑现。倒是在拆迁时,西天尾镇政府、荔园开发区管委会有出具证明归属于卡朱米公司使用,而荔城区政府却将“卡朱米”拥有政府预约用地合同和缴纳了地价款的8.1亩土地作为无证占地仅予以农用地标准补偿,政府在此处简直毫无诚信可言。在一审判决中,甚至出现了判决的补偿款还低于当初政府收走卡朱米公司的地价款。其次,征迁补贴额未按市政府莆综政(2011)颁发的18号:……按现行的住宅地价为基数计算征迁补贴额。

      “不得不说卡朱米公司的种种遭遇真是离奇和匪夷所思啊!”李国坤感慨道。

图:“卡朱米”厂房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李国坤的“卡朱米”和“汇达”公司曾是莆田市千万元纳税大户。热心资助社会各项公益事业,给老人捐款,资助上百位贫困学生,在当地拥有良好的口碑。如今他回乡投资的遭遇也令社会各界唏嘘不已。

      从2010年通知停止建设至今,漫长的11年过去了,李国坤寻求公平公正的坎坷崎岖之路还没有走到尽头,也不知这位当初抱着报效家园而投资家乡的服装设计生产的专业人士,最终是否能够得到一个基本公平公正的结果。(记者 朱建邦 李道义 福建莆田报道)

 


编辑:jinlei